蘑菇炖鸡胗♡

漠上都开了遍地花。远行的少年呀,你何时归家?

「莫桑 | 莫玄羽x聂怀桑」梨花白

标题即cp,邪教预警。
有私设,一发完。然而搞了很多结局x。

「不喜点叉叉,河蟹你我他。以上都能接受的,请往下。」


“哒、哒。”

莫玄羽一下又一下的打着手里的火石,每动一下腕间的伤口就会流出更多的血,顺着小臂一路淌下,最后渗进扎紧的袖口。

他却毫无所觉,依旧机械的重复着。直到打出的零星火花终于燎着了烛芯,劣质白烛腾起的黑烟熏了他的眼睛,才恍然回神一般,记起来要用什么东西包一下伤口。

因着身上的衣服本就破烂,莫玄羽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布袍下摆撕了几条下来。他草草裹了几圈,确认了血不会再渗出来就用牙帮衬着咬了个结出来。

“我还要给怀桑写信的。”他站起来,举着蜡烛踱步到书案前放下,一边整理一边这么念叨着,语气温柔的就像爱侣耳鬓厮磨间的情话:“怀桑胆子那么小,看见我被金阐他们打都会害怕。我可不能把血蹭到信纸上,我不在,他被吓到了可怎么办。”

托夏夜微风和暖黄烛光的功劳,一室杂乱破落也给生生摇曳出了几分温馨来。

就好似他也真的只是,挑灯执笔写一纸镌满相思的家常闲话,盼天光微曦便交由信使手中,慢递给心上人。

还好那莫子渊只是抢走了他的符箓法器,未动这些寻常玩意。莫玄羽展开皱巴巴的洒金素宣纸,预备落笔时有些庆幸的这么想着。

待莫玄羽反应过来,自己竟沦落到为迫害者偶尔稍霁的态度和不那么凶狠的打骂而感恩之时,展信安的安字都已经写了最后一笔下去。

他倏地捂住了脸,近乎凄冽的笑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半柱香,也许是几个时辰。他才缓缓抬起了头,眼泪流过劣质胭脂水粉后的痕迹显眼极了,有的地方甚至糊成了一块儿一块儿的。这让他看起来更像个笑话了。

他把那张写有聂怀桑名字的素宣撕的粉碎。捧着纸屑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又一圈,仍不知道扔在哪里比较保险。最后他索性将他们全都塞进嘴里,吞咽时虔诚的简直像在举行什么邪教的仪式。

可他也本就是在举行什么邪教的仪式。

莫玄羽最后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这样的雾蒙蒙的天气,哪怕有日出也是看不清晰的吧。

如是想着,他阖目躺在了地上鲜血涂抹的法阵。

“夷陵老祖。”

“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随着法阵上诡异的图腾渐渐亮起刺目红芒,莫玄羽觉得自己的意识也在被慢慢剥离。最后的最后,他只是想着,有些可惜……还没喝到和怀桑一起埋的那坛梨花白。

——BE——


未知孤本有载,取阴阳二气最为均衡之七日,持献舍者生前执念之物,盘桓于被献舍者左近,或可觅几缕已归天地的荒魂残魄。

指尖不着痕迹拂过腰间所佩的锁灵囊,聂怀桑看了看桌上的梨花白,展扇笑道:“多谢魏兄这几日的招待了。”

——HE——


坊间后传聂怀桑继任仙督第三年,夜猎遇袭。

兕畜凶蛮,缠斗良久方除之。

囊损魂泯,人无虞。

——TE——



「ps:我觉得这堆betehe是当年玩江山为聘遗留下来的怨念在作祟x之前只在备忘录开了个头,今天一刷tag看见同好小姐姐乐的蹦起来。害羞不敢勾搭,只好悄咪咪把这个填填土发出来抛砖引玉嘿嘿w。欢迎各种意义上的捉虫!」

#跟风##私心tag#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儿晨起路过聂家,隔着墙都能听见家主聂明玦训他幺弟聂怀桑:“天老大,地老二,你老三呗。清河装不下你了是不是?写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本私底下传阅还不行,还要找人手抄了上市?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主,样稿刚寄到云梦就让人江澄一紫电卷着扔出来了,你丢不丢人?”


“明明魏兄也有参与…”如是想着的小怀桑捏着手里的柳橙本哭的更大声了。xxx

「信邦」Somatoparaphrenia

短小一发完。
不喜点叉叉,和谐你我他。
困的直点头,叙述可能不大清楚orz。


“信信~”
两指夹着的原子笔一下一下点着前座韩信的后背,刘邦刻意放软了语调喊了一声又一声。

终于看见韩信搁下了手中的练习册,刘邦迅速扔了笔以手比心:“我觉得我的心应该是你的~”

结果韩信压根没理这茬儿,只三两把拽下校服抻平了给刘邦看上面密密麻麻颜色各异的笔道,之后随手一团扔过来:“下午记得连着你那几件洗了。”

刘邦偏头堪堪避过韩信砸过来的校服外套,自顾自抱着肚子笑了一会儿,之后把手按在自己左胸,微微垂了眼。

「后来?」

又不是每段朦胧稚嫩的感情都能开花结果,不过是毕业季分手季……哦。算不上分手,只是刘邦的青涩单恋岁月随着毕业证毕业照而正式宣布告吹。

只是有的时候,摸着那颗兀自跳动的心,刘邦还是会觉得,它应该是属于韩信的。

「再后来?」

刘邦苍白的右手覆盖上韩信的,接着握住。他手背上埋的针因为这个动作走了地方,管子里也回流了不少血。

他却像是没感觉一样,又艰难抓起笔在韩信手上描了个歪歪曲曲的心:“你看,信信。我的心是你的。”

他阖上那双好看的紫眸,这样说道。

「真的没有后来了…」

刚毕业的小护士站在病房门口,摸摸护士帽理理护士服,又悄悄做了个深呼吸。这才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

她负责这个红色长发的病人已经有几个星期了,然而每次见了还是难免脸红心跳:“那、那个,这个还是洗不掉吗?”抽出输液的针头,她试图打破这过于静谧的气氛道。

“……嗯?”好似才神游回来,韩信楞了会儿,另一手摸上紫色的桃心,不自觉摩挲:“也碍不到什么事。”

其实再难也是有办法洗去的。只是韩信醒来头一次看见的时候,脑海中浮现了很多他怀念的回忆——蝉鸣的橡胶操场、难看的大码校服、乱糟糟的教室……和把他一颗心也弄得乱糟糟的刘邦。

他至今记得,那天阳光很好,透过脏兮兮的窗子透进来把刘邦罩的好像整个人泛着光。刘邦歪着头眯着眼,他说,信信。我的心是你的。

撕掉手上的绷带虚握成拳,韩信把手背上的心贴上自己左胸,深深叹了一口气。

——end——

大概是假肢妄想症的邦邦总是以为自己心脏是信信的最后真的把心脏给了信信的故事w

「乐夏」粘着夏夷则十五年的纠缠不休

「老梗,改的有点多orz。不知道乐夏有没有太太写过这个梗…要是有觉得撞梗了的gn要是你比我先发我就删不搞事w。」
「不喜点叉叉,和谐你我他。」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来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还没有来。
回信还没有来。

第一年是不顾一切的,
每日每日不停地写着。
执拗地吻过偃甲鸟的机翼,
希望我的心也随着唾液向你而去。

第二年也是不顾一切的,
到了家里着火都没注意到的地步。
从衣袍的下摆开始一路烧了上来,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被窗明几净三号扑灭。

第三年已经得心应手了,
据逸清师姐说已经达到了文学的领域。
她把诗句附在逸尘记的扉页里,
坊间一时净是议论赞美的人。

第四年正式向师姐投了稿,
诗句多的早已可以装订成册。
决定了要出版诗集,
于是我把制作了一半的人形偃甲锁了起来,打算专心写诗。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却没有来。
回信却没有来。

第五年我已经是职业诗人,
因为诗句来拜访的人倒比因为偃术而来的多,其中也不乏惊才艳艳的美貌女子。
但是我可是一心一意的。
就如书中曾说,弱水三千独取一瓢。

第六年身体坏掉了,
诗已经超过两千首。
全身的骨头就像被馋鸡狠狠踩过一样,
全身的内脏也火烧火燎的疼。

第七年我痊愈了。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金刚力士十三号的导灵栓?
还是传音偃甲鸟的储音石?

第八年我也完全没变。
今天又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温润沁人的玉片?
还是遥遥天边落下的星屑?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依然没有来。
回信依然没有来。

第九年我穿越沙海时遭到事故,
好像脑袋被很厉害地撞到了。
虽然连自己的名字都是由闻人说来,
可是只有喜欢你这件事情是我从来没有忘记过的。

第十年和第十一年,
记忆也还没有恢复。
但是就算如此我也还是喜欢你,
我很想要、很想要你的回信。

第十二年和第十三年,
记忆也没有恢复。
我还是还是喜欢你。
除此之外的事情完全提不起干劲。

第十四年也还没有恢复,
每一天却都莫名的害怕和不安。
就算只有一眼我也想看看你,
就算只有一句话我也想对你说。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恢复了。
想起一切后我重回长安混入帝陵,
抚摸着亲手制作的棺木,
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原来十五年前你就已经死于秦陵战乱。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全部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就有一天能够传达?

在这个你永远沉睡的墓室里,
我仍然每日创作不息。

虽然已经再也见不到你了,
但是,爱仍会继续。

我曾不止一次的梦见你回来,
可是,梦醒你却再次消失而去。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六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回信再也不会来。
回信再也不会来。

——end——

听歌的时候觉得蛮搭信邦˙³˙ )ノ"。

所以悄悄咪咪来问问有没有小天使也被戳到qvq。

万一如果有就有粮吃了嘛w。

占tag致歉( ・᷄-・᷅ )。

「信邦」唤名

^^私设有还不少。(主要是年龄上的改动,明确史实不敢大动,但不太关键的小改动还是有的x)
^^ooc可能有。
^^双结局所以不虐。←虽然自己都难以置信这么短的东西还是双结局但是他确实有x。
^^好久没学历史了,史实上面如果出现错漏不符的现象,劳烦指出请多担待qvq。
^^不喜点叉叉,河蟹你我他。

0.

韩信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入过刘邦的梦了。
时间久到⋯刘邦的印象里,故人面容早已模糊不清。
所以现下,刘邦看着眼前那个身着窄袖长衫,绑着高马尾的少年久久不能回神。

虽然眼前的少年身量尚未长开,面容也稍显稚嫩,但那一头张扬红发和熟悉的蓝色眼瞳,却是无论如何都作不了假的。

刘邦从未想过,入他梦中的会是少年时的韩重言。他想,哪怕是除此之外任何时候的韩信,他也都不会如现在一般局促。

1.

“阿季。”

少年清清亮亮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拽回。
刘邦垂眼看去,只见韩重言随手丢了书简,朝他小跑而来。

下意识的,刘邦伸开了双臂。
而当韩重言仿若没有阻力一般的穿过他的身体,他才恍然意识到,这不过是个梦。
而他,只不过是个梦中客。

刘邦转身,看着韩重言奔到紫衫少年身旁。
俩人投契的很,欢声笑语萦绕在刘邦耳边,仿若挥之不去。

那是⋯⋯彼时专属韩重言和刘季的、闲愁未醒的少年时。

韩重言掏出隔壁大娘烙的粟饼掰了一半递给刘季。他眼角眉梢都带着轻快的笑意,仿佛两个人一起啃一块儿粗糙的饼就是天下间多么令人感到幸福的事情一样;

韩重言兴致十足的拉着刘季的手,给他讲今日学到的兵法。讲到精彩之处,还随手折了根树枝在土地上勾画;

韩重言少见的敛了眉目,拿着水煮蛋替刘季滚着淤青肿起的嘴角。看着疼的直吸凉气的刘季,他一字一顿的说他要做很厉害的人,说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2.

而刘邦只站在一旁缄默看着。

他想,彼时重言当真是把一颗未经磨砺的赤诚之心都捧给他了。
他想,他们何至如此。

他开始惋惜,却仍无法后悔。

3.

“吾主。”

新上任的大将军只略略看了眼斜倚在榻上衣衫半敞的刘邦,便匆匆颔首垂眼。面色虽无虞,露出的耳尖红的却像要滴血。

刘季却无所谓一般直接抽开了自己腰间的革带,伸舌缓缓舔了舔下唇,他弯眼笑道:“重言平素总说寡人擅用良才,解衣推食待人亲厚。今次⋯也总该身体力行不是?”

至于刘季语气中淡淡的自嘲之意,刚被心上人撩得欲意翻腾,三两步上前将其压在身下的大将军韩信,显然是没听出来的。

榻上的帘幕不知被谁拉下,军帐里点的炭发出的噼啪声混着被刻意压低的呻吟与喘息摇曳出了一室旖旎。

“嗯⋯呜⋯韩、韩重言⋯⋯”
被顶弄的狠了,刘季受不住的环上韩信脖颈,断断续续低声呜咽道。

韩信知道刘邦初次与男人行事,定会多少有些不适,却也没料想到竟被逼的哭了出来。
他俯身心疼的亲吻刘邦哭红的眼角和鼻尖,柔声哄道:“阿季莫哭,信慢些便是。”

“⋯不⋯啊⋯快点⋯”
刘邦费力撑起疲软的身子,主动将唇贴上韩信的:“⋯娥姁下落⋯尚、尚且不明⋯重言定要⋯替寡人⋯唔⋯”

韩信眸中光彩亦是随着身下人的话语一点点黯了去。
他好像听见自己回应道:“遵命,吾主。”
他好像记得他使巧力卸了阿季的下巴。
他好像记得他用力握住了阿季的腰肢,折腾了阿季整整一个晚上。
他好像记得事后他帮阿季做了清理,去领了两百杖刑。

他只明确记得,阿季不能再是他的阿季。
而是⋯他的、以及许多人的主公。

4.

刘邦没见过这样失魂落魄的韩信。
他只隐约记得,他醒来的时候娥姁便已经回来了。而他从那之后便很少见到韩信。

之前刘邦只当韩信是怕他责罚,如今想来⋯俩人之前的隔阂,是源于那时、源于他。

他开始自责,却仍不敢后悔。

——tbc——

大概还有一半,肝不动了先发一部分orz。
双结局是一个be一个te。
te会甜起来的。
邦邦看起来有点渣⋯不过帝王嘛,总有很多身不由己的⋯⋯邦邦没有用身体换信信效忠的意思哦⋯就单纯是因为说的时机不太好就误会了(,,•́.•̀,,)
哎哎我觉得历史比这个虐多了(。ŏ﹏ŏ)。
大概还有个小儿童车⋯umm也是虐。

顺便这里悬星哎嘿嘿,想找一堆小伙伴一起排位上黄金w。这里主貂蝉安琪拉。钟馗后羿孙膑还可以但是起码不坑///。

「信邦」起名废拒绝(x

私设有,ooc可能有。
白龙信x神棍邦设定。
写哪发哪,没存货。
不喜点叉叉,河蟹你我他。
龙骨制剑这个梗是一篇紫云文里的,侵删不搞事(,,•́.•̀,,)。

0.

韩重言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他朦朦胧胧中觉得整条龙都忽上忽下的恍若在云海里胡乱翻滚,晕的他想吐。

然而他并不是那么睡相不好的龙啊。
毕竟自从那条只是想洗个澡结果却因为动静太大,搞得水火两位大神亲自来捉拿的黑龙前辈被写入龙史之后,每条幼龙都会被耳提面命的要求行为规范。

对此龙族代理头头表示,我们这不是怂,实在是结界维修费太贵,不值当的。
韩重言闻言痛定思痛的点了头,并在隔天顺走了青丘老友家的紫裘椅垫贴补族用。

当然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会这样做的。
毕竟不是谁都能料想到,所谓现世报,居然来的那么快。

1.

正如现在。
他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只在阳光照射下有点透明的、骨节分明的手向他伸过来。

这个场景讲道理是很唯美的,如果那双手没有捏住他的七寸把他拎起来的话。

等等⋯⋯七寸?⋯七、寸?!

韩重言垂下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腹部,那里的鳞片光滑平整,全然不见平时那块异色的逆鳞。

2.

这日子没法过了。

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自己没了法力甚至连身形都退回水虺的韩信韩重言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泄愤一般恶狠狠一口咬上那个捏住自己的人的手指。

3.

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就骗骗钱居然还要挨咬。鬼知道这蛇有没有毒⋯⋯要是血清比报酬贵岂不是亏大了。刘邦暗自腹诽着,手里捏着白色水虺的力度又大了几分。
而面上却依然自若,他把手指从水虺的嘴里抽出来,轻轻甩了两下后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正色道:“此虺即将化为小龙,因渡天劫所需大量灵力,加之令爱闺阁风水极好,灵气充沛。故而暂且停留借宿。”

4.

呸。
如果水虺可以翻白眼的话,韩重言发誓他一定要送给这个被称作刘邦的男人几个大大的白眼,毕竟他活了一千来年,就少见这么能蛋 | 逼把黑说白白说黑的。

光顾着吐槽的韩重言还没有注意到,他尾尖缠绕着的紫色水晶,自靠近刘邦后,一直在快速的闪烁着光。

5.

“韩信。你此去人界,寻前代龙使之骨制剑。”
“此物乃我龙族相传信物。如遇有缘人,便会发出光芒。”
“你需尽力辅佐,助他君临天下。”

——tbc——
我们的目标是——艹哭刘邦pei。

「貂蝉x刘邦」统御战场

「未完,不喜勿喷。」
「cp较杂,只打主cp tag。大概还有隐all邦/信良/布蝉/王昭君x安琪拉等。」
「私设有,ooc可能有。」
「大概设定是s3赛季末,邦邦来到峡谷。」


0.
整个峡谷的人都知道,那个叫貂蝉的美艳舞姬并不像外表一样柔弱无害,而是彻头彻尾的一朵霸王花。
——白森森的牙齿上还淬了剧毒的那种。
绝大多数同她对线后的英雄如是补充道。
——貂蝉那是贝齿!贝齿!
某吕姓男子挥着手里的方天画戟,锲而不舍又义正言辞的反驳着。
⋯⋯
当然无人附和就是了。

1.
---王者峡谷·我方蓝buff处---
用尽可能小的动作幅度甩出一枚花球,貂蝉将蔚蓝石像引到草丛中,一边观察着主宰附近的战况一边持续在石像身上叠加印记。

“香香和项羽应该没问题,对面木兰已经放完大⋯⋯嗯?”
注意到木兰身上凭空多出的白色护盾,眯起双眸,貂蝉再次挥了挥广袖,印记爆炸的伤害耗光了蔚蓝石像的最后的一点血量。
略略看了眼脚下的蓝色光圈,貂蝉足尖一点便朝着主宰方位赶去。

2.
刘邦 击杀 孙尚香

机械的女声响彻峡谷,昭示着貂蝉晚来一步的事实。敛眉看着地上残存的护盾碎片,她微微旋身在原地绽放出桃色法阵。
偏头示意项羽过来一些,貂蝉迈步向前。玉足落地的一瞬间,随着些许花瓣飘起,法阵的光芒亦是闪烁更甚。
在身着银铠的紫发君主面前站定,貂蝉扬唇,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讥诮:“好久未见。那么,妾身请君多指教。”

3.
而至于写作绝世舞姬读作带刺石榴花的貂蝉是如何——什么?你问前文不是霸王花为啥这里改成石榴花了?怎么就你话多呢。

咳,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围观群众李·你可以帮我打马赛克嘛·元芳透露,某吕姓男子寻根究底,誓要同把他心中美艳不可方物的柔弱可怜的貂蝉比作霸王花的无耻败类抗争到底。
于是他找到了宫本武藏。

“那场面真是太惨了”李·可以呀·元芳抖了抖耳朵,心有余悸的捂着脸道:“宫本武藏那一句句带着浓浓异国风味的汉语把吕布噎的脸都绿了。什么?当然确定⋯我看见了!⋯⋯最后?最后吕布忍无可忍的拿出了方天画戟。”

⋯⋯宫本武藏清晰记得那一天被暴怒的战神支配的恐惧。
所以虽然不明白吕布的审美,峡谷群众依然喜men闻men乐bu见le的把霸王花改成了石榴花。

好了让我们回到正题。
所以说写作绝世舞姬名作带刺石⋯⋯

所以说貂蝉和刘邦的梁子是如何结下的呢。
那是一个很长的、可以占几个章节的故事了。

3.
当携着一身风尘和满腔抱负的刘邦从遥远的楚汉之地来到王者峡谷的时候,s3赛季已然进入了尾声。
韩信看见自己的主公当然很高兴,接过他的包裹向泉水一扔就开始跟他讲一些在王者峡谷生存需要注意的事项。
比如要婉拒高渐离弹琴助兴的提议;比如千万不要对扁鹊的药做任何评价,同理还有狄仁杰的发型和白起的阿政;比如⋯⋯s3赛季迅速崛起的舞姬貂蝉,千万不要蹭她的兵线和抢她的buff。
而刘邦的注意力全被韩信脑后那根随着主人慷概激昂的动作而一上一下的高马尾吸引了。
这小子,马尾又梳高了啊。
揉了揉自己的下巴,刘邦如是想道。

4.
“主公记住信所说的,没有问题的。”
韩信忍住一枪将面前人群挑开的冲动,悄悄踮起脚目送着他的主公走进属于他自己的战场。

拨开围观的人群,韩信遥遥便看见了一旁站在机关伞下的张良。
扯过一张矮凳直接坐在张良一侧,他抬头看了看镶嵌在石壁上的水晶屏:“主公这边⋯⋯貂蝉狄仁杰老夫子扁鹊。嗯,还好该嘱咐的信都嘱咐了。”
韩信这才松了口气,拿起叉子从托盘里叉了块儿橙子吃:“玄冰?峡谷主办方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是安琪拉姑娘在卖冰镇汽水。良买的多些,所以姑娘又送了果盘。”张良放下手中的书,抬眼看着韩信解释道。
“噗——”韩信猝不及防一口汽水喷出来,:“果然也就只有安琪拉能说动王昭君那种冷美人陪她做这种事情了。”

5.
“这⋯⋯主公?”
韩信正擦着身上的果汁,忽然听见张良的声音,连忙也向水晶屏看去——
“主公你⋯你不要吃貂蝉的兵啊。”
“主公你的盾!快往旁边走一点要炸了!⋯⋯果然把貂蝉打的蔚蓝石像炸死了⋯”
⋯⋯
“子房⋯貂蝉笑的好可怕啊。”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030」
「这里纯新一只。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小伙伴们~一起上♂王者!!!」

我当观众的那几年

哎嘿是这样

感觉有点饿:

没事看微博时发现以前关注的一个好久不出现写手发了条微博,我当时一度以为他失踪了。当然得知他的新小说会拍成网剧我还是很期待的。他笔下人物一贯搞笑平凡猥琐还有……悲催。


我第一次看他小说是在高中,当时班上男女都看小说,大概是电子书刚兴起没多大一会儿的时候。男生看什么修仙或者看什么黑道,女生看言情情感各种丰富。现在我上大四了……没想到七年之痒都早过去了,很多小说画风还是如此清奇。在当时单纯年幼无知的我虽然也看小说但对是金手指开的如此放肆的男女主角还是不感冒,导致我看的小说非常少……矫情点说叫宁缺毋滥,白话说就是日本茄子,隔路种(咳咳,东北话)。当时看见这本小说我就像看见大鸡腿像我招手说~lie啊lie啊lie啊~我就义无反顾的跳进了这个坑里,每年都乐的呵的主动跳下去。每次跳的都乐么呵的,爬出来的时候都哭的不忍直视。嗯,没办法啊!你说笑点低吧哭点也低!


这本小说当年也是火的!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哼,这个小妖精也是个男女通吃的货!哦~好像忘了说这条微博只有一句话【火车上的盒饭还是不怎么好吃】让我这条矫情狗思绪万千眼泪差点又砸下来。因为我想到了辣个小矬子,辣个小拇手指甲是黑色的胳膊上有坨黑黑的像泥一样的东西,头发长长的,邋里邋遢还带着猥琐笑容的崔作废他这次的盒饭里还有没有大青虫了,这次带没带哈红肠,对面还有没有刘雨迪去抢你盒饭了!也想起了脑袋不好使傻了吧唧的哈尔滨吴彦祖,还有那个抠脚大叔满口跑火车天天斗地主和对面对骂傻叉的文叔……还有只会说【必须死】的范爷~(谢必安,范无救!你懂的)还有戴着小黄帽看戏的命运……


说了辣么多就是矫情一下对这本书的怀念,也顺便推荐一下,如果你能接受一个悲催又猥琐还几乎没有金手指的男主角,如果你能接受一个虽然是鬼故事但画风搞笑能让你笑出来却又是很正经的小说请往下看。如果你是我大东北的,看这本书你会很有归属感,因为那些传说和地点你一定都晓得!如果你不是东北的~在看过了各种南派小说,茅山道士或者南疆苗蛊之类的小说可以换换口味~尝一口东北大锅顿!包客官满意!虽然这算是灵异故事也有鬼怪之类的但这小妖精男女通吃所以一点都不吓人。晚上也可放心食用!


哦哦⊙ω⊙最重要的是这本小说名字和标题差不多叫《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当然他还写两本小说让我觉得是命运三部曲~最后请不要大意的跳下这个坑吧……我在坑里等着你~~~~

大结局被虐傻要糖QAQ 我苏党淡定不能bushi

——都说缘许三生,希望我们来世,可以生在平常人家。
——龙葵,如果我们是一对出生在普通人家的兄妹,那该多好啊。

听到苏哥哥说那句话脑子里自动滚过龙阳的这句⋯噫更虐了QAQ

苏哥哥你回头看看,跟在你后面的这些人⋯他们不一定全是为了国家,他们有的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只是为了你这个人而跋山涉水生死相随啊⋯

其实他们都明白⋯那是你的执念你的宿命你的求仁得仁⋯
所以他们不会阻拦,他们会看着你走向那个属于你的结局。

只是还不习惯吧,不习惯忽然没有你。
厅堂炉边院中树下纷乱战场浩浩江湖万里河山⋯却都不见你。

如今天下清平,和乐美满。

却无人同看,无人共赏。

只是⋯突然想你了。

噫这种得了天下失了他的梗⋯⋯不对我们不虐不虐⋯QAQ被虐傻⋯抱着碗要糖糖orz